嘿你们好这儿是冥珞,战网ID半藏过来,菜鸡一个。吃贱虫盾冬盾寡鹰和贾尼,爱Creepypasta,画手进步中,Yog信徒。

忘了发没发过了…算了不管发了再说,溜了溜了

我很好,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真的要完。

最近的摸鱼,吃枣药丸吃枣药丸

【马猴烧酒是大叔】05

【马猴烧酒是大叔】05


  到了店里却没看到老板,货仓那边也没见到人,但是店里倒是摆上来几个人体模特,虽然那些人体模特手上拿着钳子榔头脖子上缠着几圈铜线。罗颂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想到是老板摆的就随她去吧,只是这几个人体模特做得很精致,有鼻子有眼的,而且盯着他感觉有些渗人。


  最后罗颂还是没忍住扯了几张纸贴在她们脸上,顺手画了个超级简略的脸,然后终于安心地舒了口气。不过他也挺奇怪的,为什么老板这么早就把门开了但是人却不见了,补货的话昨天也是补了的,那老板开了门就跑了是为啥?罗颂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也没太在意,趁着没...

【凭本事挖的坑,为啥要填】02左手持花,右手持剑

【凭本事挖的坑,为啥要填】02左手持花,右手持剑


  苍耳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在泥潭里,而且自己的一条胳膊不见了。不过他运气也不算太差,至少他只是胳膊没了,而不远处那个家伙可是喉咙上开了个大洞,他就倒在那儿,有出气没进气。苍耳捏了把头发,上面裹满了泥浆,他笑了一下,缺了个胳膊而已,大不了他回头就去骗个人拆条胳膊下来,但是当他站起来后他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魔力被封住了,而且现在他不在地狱里,他依稀记得自己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家伙——一个一身白得发光的玩意儿,在地狱里到处晃悠,甚至还缠上了那个地狱天使,如果不是因为他要来...

【凭本事挖坑,就不填】左手持花,右手持剑01

【凭本事挖坑,就不填】左手持花,右手持剑01


  她的身体在风雪里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针叶林里就只有她是一抹鲜艳的蓝色,趴在雪地上爬行着,散乱的头发挡住了面庞,只有冻得皲裂的手指勉强能看出来这是一名年轻的女孩,在她身后是已经凝结成冰霜的血迹,这样的出血量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就因为失血过多和寒冷死在了这里,而她却还撑着没有晕过去,十指扣着地面,深入厚厚的雪层,扣着泥土拖拽着身体前行,呼吸间的都是白雾,她最后强撑着爬到了路边,最后直接趴了下去,再也没了动静。


  这条路是一条通往萨洛的小路,会走这条路的人寥寥无几,但是走这条...

【马猴烧酒是大叔哟】04

【马猴烧酒是大叔哟】04


  此时此刻的罗颂是懵逼的,因为他现在正在一个很尴尬的情况里——他似乎做了一个清醒梦,但是该死的就是这个梦简直真实得可怕,虽然他在现实里会游泳,但是梦里他却似乎忘了这项技能,但是他的确能浮起来,就像是水的浮力把他拖起来了一样,虽然这么说并不太恰当,因为他的感觉就像是飞在空中或者是如履平地,但是他的确是在水里,并且自由自在的呼吸着。


  他漂在水面上,这是一片黑色的海域,头顶的月亮大得出奇,月光洒在海面上就像是撕碎的船帆,白得晃眼。但是他也不打算放弃这次美妙的梦境,他干脆地潜下水去,睁大眼睛看着...

【马猴烧酒是大叔哟】03

【马猴烧酒是大叔哟】03


  魔杖话音刚落,就出问题了,因为你这个里世界突然开始了崩塌,虽然怪物的尸骸依旧在那里摆着,但是一些“东西”出现了——那些家伙戴着高高的白色帽子,有些像白无常,但是他们的脸却被一块布蒙着,那块白布就这么垂下来挡着,上面没有什么多余的花纹,而那些人也是古怪得紧,他们的手臂很长,几乎垂到了脚踝,穿着一身白色的丧服,脚上却裹着黑色的布条,音乐可以看见那苍白得他们的衣服一样的肤色。


  “妈的,快跑小子!”那根魔杖却突然慌张了起来,语气都变了,甚至拽着他就作势要跑。我们的无名男主角——罗颂,也没有像那...

【马猴烧酒是大叔哟】02

【马猴烧酒是大叔哟】02


  这个时候男人几乎已经陷入了绝望之中,因为他肚脐上的自爆装置正在飞速运转,而那个魔杖死活不肯说到底怎么解除炸弹。


  “祖宗大爷算我求你了这玩意儿到底怎么解除啊!”他几乎就是要跪下来求这个魔杖告诉他怎么解除了,但是那根魔杖就瞅着他不吭声,甚至还掏了杯红茶喝了起来,喝完还感叹了一下,然后吃起了小饼干。


  男人着急得不行,最后放弃了挣扎直接站在墙边等死,然后那个玩意儿就炸了,带来的疼痛大概就是芝麻粒撒你身上的感觉,而且那东西是怎么炸的呢?砰——一个烟花炸开...

1 / 26

© 冥珞 | Powered by LOFTER